Monday, August 26, 2013

咖啡 ,潮?


終於在柔南
找到一家可以常去的咖啡館
我對咖啡館很挑
所以大概現在都只會固定去一家
基本上是理念
迎合市場的 視覺系 重焙系
我通常不去
我偏好淺焙
淺焙的味道弧度大
夠善變
比較能展示產地特色
可惜
在新馬兩地
找到的都是意式咖啡
不然就是偏中重焙的單品
苦澀得一塌糊塗的賽風和手冲


所以我會千里迢迢地回去吉隆坡喝咖啡
可是!
我找到了一絲曙光
先說咖啡風潮
馬來西亞新一波的咖啡風潮
基本上就是15年前的台灣
唯一的差別就是我們有本身的代表作
『南洋咖啡』
我本身也是喜愛南洋咖啡
不過這就像是喜歡汽水和綠茶一樣
是不同系列的飲料
撇開南洋咖啡不說
因為星巴克的進駐
還有大大小小的cafe
年輕人開始追求咖啡
人對美好的事物都有嚮往的本能
拉花精美 店內裝潢美輪美奐
搞一堆器材放著扮內行
整個feel就出來了
整個咖啡行業超級不健康
好啦
這只是一個市場
能賺錢就好幹嘛想這麼多
只有我這不切實際的人才會追求什麼有的沒的

現在的台灣
咖啡館林立
百步之內必有一館
手衝 冰滴 賽風
普及到不行
每家各有特色大放異彩
淺焙深焙都大有人在
青菜蘿蔔各有所愛
這不強求
可是都有共同點
大家都是追求咖啡份的品質
看回來馬來西亞
真的是追求產地特色
在乎豆子公平交易
研究咖啡味譜
的咖啡館又有幾個
你想開我也想開
好像開了咖啡館整個人的氣質就會提升去林志玲還是林志穎
現在想開咖啡館的
多半因為拉花
因為美!

你當咖啡是什麼東西啊
你知道一顆豆子有多少種處理方式嗎
你知道咖啡的產地有哪些嗎
你知道咖啡的品種嗎
烘焙的程度帶來的不同
你們這些要開咖啡館的人又知道嗎
這樣的人開咖啡館
侮辱了咖啡機
侮辱了咖啡豆
侮辱了我們這些熱愛咖啡的人
吧台內外完全是不同的世界
你們還是回去火星呆著吧

套一個咖啡館老闆的話說
『我開咖啡館就是想要喝免費咖啡而已』
我也是
因為咖啡的美好而開
我是理想派沒錯
我只能做小眾生意
因為我想推廣黑咖啡
不是我不愛意式咖啡
我有時候也會喝個latte
那個是飲料
就好像你不會把高級紅酒當飲料一樣(暴發戶例外)
我喜愛細品黑咖啡
感覺他的變化
和產區特色
這個說起來又要猴年馬月我才能睡了

馬來西亞的咖啡風
有朝著現今台灣的味道
我們現在的潮流是重口味
可能是受到南洋和南義式咖啡的影響
口味不重就不是咖啡
所以
你想要迎合市場?
還是開拓市場?
新山這家名為Carffee的店
想做後者
所以我說我終於找到第二家了
(第一家就是豆原
而且很靠近我家
雖然不是完全走個人風格
可是有在嘗試
有在教育大眾咖啡的本質
她受到台灣大師的影響
對咖啡的態度和本地人不同
不像一堆店家就想著要迎合市場口味
不然就搞視覺系吸睛


我想開咖啡館
可是
負擔不允許
經濟不允許
知識也不允許
技術也不允許
比起那些咖啡達人
我還差得遠啊!



Wednesday, August 21, 2013


從台灣回來了很久
間中還去了吉隆坡
照片一張都還沒弄出來
好吧我懶
連去年出去玩的照片都還沒弄
所以有點懺悔
前幾天把照片弄一弄
可是還是沒辦法把那些陳年老垢一次過清除
最久的照片大概是一年多前


有一個主題是在豆原的午後時光
看著自己接近兩年的照片
拍攝 角度 後制處理方法
都很不同
想說
我也有一點點成長了吧
照片開始有質感
不再是那些粗糙的感覺
看了以前的照片還真想刪了
不過留著就當作是見證成長吧


其實我很想說台灣
可是又很龜毛的要等台灣的照片
台灣這麼美
不配張照片太過意不去了吧

很多時候
想說什麼的
拖著拖著就忘了
也好
大概都不是什麼開心的事情

話說
我這個星期要做
舒芙蕾 心太軟
兩大法國甜點
配上香草雪糕拿來下咖啡
一個大男人
我怎麼能這麼外出居家兩相宜呢
(笑)




Monday, August 5, 2013

好男人

年紀越來越大
看著身旁朋友的轉變
好神奇
被歸納為資優的
書是讀了
有些甚至大學畢業了
對自己的未來還在迷茫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當年所謂的放牛群
開始想要讀書
有了人生目標
有了責任
要給自己愛的人承諾 與未來

好吧
這只是拿兩個群的極端來做的對比
不能以偏概全
不過
看著他為了她努力
實在太令人羨慕
傻人有傻福?
只能說
好心腸的人運氣不會太差

最近越來越常聽到
我是好男人好對象之類的
只能說
好男人不是天生的
在我是好人之前
也曾經是很多人眼裡的混蛋
都是
經過一些事情
磨出來的
這樣磨出來的自己
會逐漸忘記愛上一個人的感覺
少了那些轟轟烈烈
剩下的
是不是足夠去try and error
天曉得

很認真的想了
某個人的醉話
我想過
不是沒有可能
也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
時間點到了
一切也就都自然了
只是
只能是唯一
其餘免談





非誠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