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15

寫在中國出差一年三個月後

距離上次發文就是去中國之前的事情了
中國網絡封閉
把我電腦的VPN都給鎖掉了
只剩下電話的有時還能用
這一年多里
斷斷續續回來新馬大概也有六次左右吧
每次的時間都不長
忙東忙西的也沒什麼時間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買了一堆書也沒看
咖啡也沒泡
很多朋友也沒見

在中國一年多
大多時間在青島
間中去了大連 武漢 上海 北京 南通 江陰
還去了成都旅遊
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
從他們的口中了解到了中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存在
對於國家 領導人 黨
似乎都和我們這些局外人想的不太一樣
可是似乎都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
只能講和想
我曾經在武漢的咖啡館半夜關門後和一群人
大聊除四舊(統稱49) 64天安門事件(也以89稱之)國共關係 現代中國政客 歷代的國家領導人 中港台關係
去中國之前其實我老媽還警告過我
不要在中國境內談論這些
可是我會在計程車上和司機討論
貧富懸殊 仇富心態
共產黨對於中國的發展 等等課題
沒有所謂禁忌
和我談這些
不過大多數的人都會以為我來自中國南方
他們的想法其實都很有見地
草根階層的思考很有意思
只有暴發戶才會有那種唯我獨尊的想法

雖然很多人說去中國說自己是外國人會被坑
so far 我真的還沒有遇到過
去年中秋節我還在大連的黑車師傅家和他們一起過節
吃了大餐還外帶他們自己做的桃子罐頭
超級霹靂無敵好吃啊!
其他的德士司機聽到我是從新加坡或者馬來西亞過去的時候就會和我聊新馬的情況啊
比較普遍和奇葩的誤區有幾個
為什麼我中文可以說得這麼好(當然啊我是華裔)
我們是不是中國人(呃我是馬來西亞人,華裔)
新加坡是不是中國的(新加坡曾經是英國和馬來西亞的)
還有為什麼我這麼帥這麼高 (誤)

呆在中國一年多其實會有點累
還好在每個地方都會認識一些朋友
有些甚至變成了很好的兄弟
也不知道我自己改變了多少
變好還是變壞了

說到近況
和朋友合夥開了家小咖啡館
做一個小小小股東
每次回來就在忙這些
很想去的檳城和吉隆坡也沒去
開咖啡館的夢是不是圓了?
還好吧
算是圓了一小部分
到我真正踏入吧台工作
然後咖啡館晚上會變成小酒館的時候
才算是真正圓夢了


Wednesday, May 28, 2014

酒池肉林

好吧
就來犯賤一回
不睡覺也要把想說的說完
繼週末馬六甲趴趴走
上個週末我又去了吉隆坡
並不是在吉隆坡還是馬六甲有女朋友
單純就是去吃喝玩樂而已
吉隆坡有著『小紅帽與三隻大野狼』這個酒肉團體
以前都只是一日行程
這次我們進化到兩日行程
去了八個景點
其中包括很多私人景點
吃了一堆美食和甜點
也喝了不少咖啡
第一日晚上還開了酒池肉林
雪茄配紅酒
落差太大
導致我到現在還沒適應過來
到了晚上就會想念紅酒和美食

這次上吉隆坡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去喝咖啡
結果還讓老闆特意重開豆二讓我去看看貓咪
也順便看看我從沒去過的豆二
好久不見的貓咪
看毛色就感覺老了很多
太久不見也陌生了很多
可是那雙藍色的眼睛還是很漂亮
姿態還是很媚
收到了餞別的Ethopia Adado
也收到了一罐咖啡豆
豆種是鐵皮卡 Typica
也算是代表著這家咖啡館
只是
需要猜出原產地
到現在我還是一杯都沒喝
每當有事情需要慶祝
還是太不快樂的時候才拿出來喝
慢慢猜

結果星期一就收到通知
需要提早過去青島
下星期三凌晨的飛機
去一兩個星期拿資料
然後飛回來再計劃整個長期的行程

開咖啡館的夢想
開始有一點點轉變
不一定要開咖啡館
也可以是家裡有個角落
開個私房咖啡館
煮給三五好友
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簡簡單單不需要考慮金錢和市場
就算這樣
我也會努力學好咖啡
私房咖啡館的技術層面也是可以很pro的ok


Thursday, May 22, 2014

季節

又到了這種飛蛾的季節
到了新加坡竟然還會遇到
以前住著的公寓在這個季節
也會飛來一堆
好熟悉
那時住十五樓
現在住四十樓
現在看到的這些翅膀都很完整
好神奇
可是
青島應該不會有這種生物
兩三年
其實也很短不是嗎

今晚終於喝了一罐Hoegaarden
從巴厘島回來的時候買的三瓶
曾經和好友因為聽說很好喝
買了一黑一白回來喝
結果兩瓶都是喝了幾口就倒掉
還以為長大了
口味會變
一開始喝著還不錯
要喝完的時候還是覺得很噁心
那種很奇怪的香氣
還是被味蕾拒絕著

倒數二十四天
除了父母
這片土地
還有什麼是我真正牽掛的





巴厘島海神廟的祝福之花

Wednesday, May 14, 2014

計劃


工作暫時告一段落
所以我很得空的在公司廢話
根據計劃
七月就會過去青島
所以在之前
想搞個咖啡紅酒趴
咖啡的部分已經確定的是
Guatemala LaFlor 危地马拉 花神
Ethiopia Sidamo Guji 衣索比亞 西達摩古籍
紅酒部分
還在找著
還是一人帶一支好了
再自己烘幾個甜點
(汗)
感覺上好累

暫時先這麼計劃
然後到處去騙騙餞別餐
先別說我九月就會為了我哥的婚禮回來
所以就算去了也是很快就會回來
只是九月回來後就真的不知道幾時才會回來了
中國這麼大
是該好好去探索
還有就是
我看了機票
飛去首爾才人民幣五百多
實在是太便宜了


Wednesday, May 7, 2014

壞人

好久沒廢話
巴厘島還沒寫
可是今天喝了一堆的廢話還是得先插隊
這一生中聽過很多人給我的評語
只有幾次是我記憶深刻的
一個是我以前那的老師
一個是我現在的老闆
前者說
我不是人中龍 就是籠中人
就是說我只會走極端
大好或大壞
後者說
我現在很好 可是以後會很壞
而且壞的時候才會有人喜歡

好像有些共同點是吧
先撇開我那有點通靈的老闆說的話可不可信
也撇開我老師從小看著我長大的評價

在某些人眼裡
我很壞
我很離經叛道
好玩 喝酒 浪費錢
很多負面的評價

變壞或許是另一個詮釋
對於他們說的“預言”
的另一個詮釋
可是
善良卻是一種選擇
我的選擇

廢話說完
睡覺

忘了說
預計
六七月我就會過去中國很長一段時間
等這裡的準備告一段落就會過去
時限大概是兩三年
間中會回來
反正機票不貴
就這樣

Thursday, April 10, 2014

生命的延續

那天一個人坐在組屋樓下的長凳
等待著和一群新朋友吃大餐
做著壞習慣
看著天空
一棵棵大樹
一群群的鴿子
然後冒出了一個想法
生命為什麼都會趨於延續
我不需要神學的解釋
不排斥
可是說服不到我

所有被歸納為生物的個體
都擁有著相同的本質
『延續』
無性繁殖 有性繁殖
分裂 種子 性交
生命的本質就是延續生命嗎
物競天擇 進化論 適者生存
為了什麼這個世界上會引導出
生命必須一代接一代
想不通嘛



坐在四十樓的窗口旁
看著夜景
打廢話
我很愛高樓的感覺
尤其是在一堆高樓林立的地方
我就要做最高的那個
風景一覽無遺
就像現在一樣
新房子真的好舒適
雙人床
只可惜轉身就只有另一顆枕頭

我很愛的樂團
Hush!的『第三人稱』好好聽


Tuesday, April 8, 2014

好人有好報

忙了一個週末
每天都三點到家
撐了一天上班
終於還是不敵體力不足
在家休息了一天
真的是老了
以前都沒事的

台灣的友人過來
帶了兩個朋友
星期六先讓帶他們走走新加坡
星期六晚上被他們帶去和另一班朋友吃飯
結果又被一位很有威嚴又很會吃的大哥
邀請去隔天的戰局
生平第一次喝的高粱深水炸彈(啤酒+烈酒)
明明雙方都怕喝這門
卻還是來個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大哥說總好過被敵人領著鼻子跑
然後殲滅
來得好
還好
平常和老闆喝得不少
沒差
重點是這兩天的東西都很好吃
重新燃起我對中餐的慾望
而且我又有新的私房美食地點咯

人和人之間的緣分很奇怪
莫名的投緣
然後也就莫名認識了很多人
很多平常不可能會認識到的人
我很愛和年長的人溝通
大家都很不私藏地教我很多事情
大家都不約而同稱讚我是好年輕人(誤)
他們看得很多
角度也會有差別
是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檢視自己的角度
重點是他們都會去吃美食(二誤)

大哥說要存善念
進入地獄絕對不是因為你有沒有做過
而是決定在你現在的念頭
總之一句話
好人都會有好報
對人的善意還有真誠
總不會感覺不到的
我真的是這樣深深覺得
不管從工作上面
還是生活

太感恩
我的人生很多貴人
謝謝大家

Thursday, March 20, 2014

走焦


這三天以來我至少有三篇不同的東西想寫
奈何每晚都很遲了
作罷以後
很多事情就這樣忘了
下定決心
今晚泡了咖啡
開著李代沫
很愛『敏感者』這張專輯

機緣巧合
有個機會
有高人會來新加坡
她本身是個啞巴
一開始她寫關於我們的事情
有個翻譯在旁
然後每個人可以問三個問題
去過的人都說神準
我想了很久
三個問題
到底應該問什麼

我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父母的健康
其它的
問也不是
不問也不是
知道了是不是就會有所改變
這就是我遲遲不回复的原因
到最後
下定決心要去
結果滿人了
因為這是一個很紅的大師
很多名人和大老闆都找她算命
聽說我們的雞哥也是其中一個
消息來源可靠
邀請我的人應該好不容易才拗到三個位子
結果我們沒人去

姻緣/單身不單身
這件事情就算了
我不會想問
這個是我最順其自然的一塊

我現在這個階段
就是要不顧一切往前衝
才對吧
不論結果
不管成敗
可是該背負的責任還是不能卸肩
就像我現在做的一樣

每每到了這種
前進一步就會有答案的情況
而我就會選擇在原地踏步
等到了邁前的決定
機會卻早已錯過

氣溫太低了吧
整個身體機能節奏
還有情緒幅度
都很低









和走焦的照片一樣
錯過就是永遠

Sunday, March 16, 2014

近況16.3.2014

我一定要今天說
不然明天的我一定是傷殘人士

我做叔叔啦!

雖然是我乾哥aka大哥aka表哥的女兒
嘿嘿
一出生就是個美人兒
明天我就去看她

週末原本約了人
結果被放第二次飛機
結果一個週末
我又把要和她們做的事情做完了
人生果然是充滿意外

我又要搬家了
搬去很高的地方
很喜歡那個風景
四十樓
風很大
風景很好
雙人床
原因就不多說了
絕對不是和現在的屋友不合

說回傷殘人士
今天去做了瑜伽
老闆把我叫去她家裡做
心想反正沒做什麼運動就去吧
而且可以調理我的關節和身體
頸項,肩膀,脊椎和腰部一直都不太舒服
做完我整個人知道全身肌肉都被拉了一輪
很多動作還做不到
我本來就是弱男子
書生都是弱的嘛
全身都沒幾兩肌肉
都是油

做完了瑜伽
就去學打高爾夫
媽的
我只能說
認為打高爾夫是休閒和有錢人的消遣的人
一定沒有打過高爾夫
很考技術啊
打得我滿身大汗
雖然有50%能夠擊出50碼
20%能夠擊到75碼
可是還沒辦法把球100%打成直線
不容易
星期天做的事情都在靠我的體力
老闆親自教我打球
也不容易

吃個飯回來
全身都覺得快癱了
明天一定更慘
但願不要比那時第一次健身慘
連續幾天都不能把手舉起來洗頭

好了
這就是近況
我很努力的站上屬於我的舞台
不管別人會不會眼紅
不管有沒有人說我討好別人
我只是把握我自己的機會
大家的key對了
我就會前進
我從來都不會討好誰
知道我的人都知道
我一直都是這麼的鐵齒
現在也還是一樣

累了
不附圖了

Sunday, March 9, 2014

來自亞利安的妳


雖然沒有看什麼地球美少女大戰外星人帥哥的戲碼
還是很愛韓國炸雞店裡面的
炸雞配燒酒+啤酒
那天意外發現了泡菜煎餅好好吃
這是換了新工作後染上的惡習
好吃喝玩樂的個性
變本加厲

至今也改不掉
自己一個人在房間就會把燈全部關掉的習慣
關燈  開歌
就等於是自己的世界
一個安全區
一個保護罩
這個時候的自己
和剛剛脫皮的螃蟹一樣脆弱
90%以上的文
都是在這麼一個條件下寫出來的
所以我習慣自己一個人住
自己在房間裡面
做一隻鴕鳥

話說
我又有新玩具了
一個新的Kalita 波浪壺(手冲壺)
和一個Kalita Wave有田燒陶瓷濾杯
好啦
知道沒有人懂我在說啥
我自己開心就好
風味和V60很不同
會有特殊的香氣發揮出來

倦怠感又來了
我最近到底是怎麼了
不是懷春
一定是太久沒有下雨
一定是







沒有未來的感覺實在很空
伸出手 什麼也抓不到
feeling empty